04
 
我和陈之意是青梅竹马长大的邻居。
 
我从小失去了母亲,跟着酗酒的父亲一起长大。
陈之意的父母离婚,他跟着温柔的母亲住在我家隔壁。
 
陈之意母亲很喜欢我,时不时抱着我问我要不要当不当陈之意的小媳妇。
 
每当这个时候,陈之意都很抗拒。
 
「谁要这个小哑巴当媳妇。」
 
当纵然这样,陈之意在外面很护我。
 
我被人扔石头,放狗咬,被抢东西的时候,他总是冲上前和欺负我的人打架。
 
哪怕遍体鳞伤,也会死死把我护在身后。
 
他说他不喜欢小哑巴,但会永远照顾他的小星星。
 
直到那年,我父亲欠下巨额赌债,准备把我这个没用的小哑巴拿去卖掉的时候,被陈之意的母亲发现。
 
她救了我,却被喝醉的父亲连刺十三刀,再也没有醒来。
 
我永远记得从病房中醒来的时候,陈之意看我的眼神。
 
那是一种绝望,带着无边无际怨恨的眼神。
 
「江晚星!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我恨你!我这辈子都恨你!」
 
啪——
 
盛怒之下,陈之意给了我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得我晕头转向。
 
也让我的左耳永远失聪。
 
但也是这一巴掌,把陈之意留在了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