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喘着粗气,平复呼吸:
「我不相信,周哲。」
「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信。」
就算这是意外,也不会是敏希一个人的意外。
你们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
3
周妍的儿子是一个月前瞎的。
那时正值过年,我们全家都在周哲的老家。
周妍是周哲的青梅竹马,也是多年的邻居。
十七年前他们周家村有名的郎才女貌。
可惜后来一个北上求学,一个南下嫁人,就此分离。
但有些缘分是扯不断的。
十七年后,周妍又回到这里,坐在周哲家的年夜饭桌上。
比我更像周家媳妇。
周哲尴尬地解释:
「我妈当她是自家女儿,见他们孤儿寡母地过年太冷清,就叫他们来一起吃了。」
我自顾自吃了口卤牛肉:
「装什么?你妈不叫你也会叫的。我看你还是趁早把离婚协议签了,大家都落得轻松。」
周哲面色一沉:
「孟钰!你能不能不要瞎想?我说过我和周妍只是朋友,没有任何越轨。我帮她只是出于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别想得那么龌龊!」
又是这一套说了八百遍的词儿。
狡辩都不知道换点新鲜的。
我懒得理他,正要盛碗汤,敏希忽然哭着跑进来。
「妈妈……呜呜呜……小宝他……」
饭桌上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扔下筷子跑了出去。
只有我抱着敏希。
小宝的眼睛被鞭炮炸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