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胸中气血翻涌,捏紧了拳头,哑着嗓子问:
「是你签的字?你让医生摘了她的眼睛?」
周哲有些瑟缩:
「她的眼睛真的保不住了……所以我才……」
「你凭什么!你有什么权利夺走我女儿的眼睛!」
我怒吼出声,狠狠地捶在他胸口。
我声嘶力竭,我的鼻腔负荷不了如此多的怒气和恨意,只能放声大吼出来。
「你有什么资格!你怎么敢!你是她的父亲啊!」
周哲似乎被这个词刺痛,他痛苦地闭上眼,紧紧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
「你以为我愿意吗!」
「孟钰,这是意外!」
「是意外!没有人希望这件事发生!」
我死死盯着他,仿佛要看穿他。
他低下眼睛,松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