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撒气
找了半年,乔秋曼终于出现了?
还是他的幻觉?
傅景熠揉按着自己的眉骨,重新朝着那个街道边看去。
就见那女人的身影已经走上了一辆计程车里。
车辆没入车流中缓缓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几乎是当机立断,傅景熠油门踩到底,控着方向盘调转方向,跟着车辆朝着那边开去。
每到一条南城的十字街道,车辆就拥堵得厉害。
十几辆相同色调的的士车挤在一块。
傅景熠有些分不清,刚刚自己跟的是那辆。
等到绿灯亮起,所有车辆涌动开,傅景熠也迷茫了。
只能凭着方才的记忆跟着一个方向开去,一路穿过好几条陌生的街道。
直到的士停车,却下来一位陌生女人。
傅景熠眸色沉了沉,熄火停车,失落的情绪蔓延而来。
不知道清醒了多久,他才摇下窗户,望着外边的大雪。
凉风吹来,却散不去心中的懊恼和烦闷。
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找乔秋曼回来吗?
可是想到以前自己的决绝,他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可笑。
这半年来,他找遍了乔秋曼可能出现的地方,甚至连乔家那边也派人盯着。
可依旧一无所获。
乔秋曼,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脑海中莫名想到秦柔说的一句话。
“你不可能找到一个一心要躲着你的人……”
傅景熠仰靠在座椅上,良久,才无奈呢喃了一句。
“真是个狠心的丫头……”
竟然一躲就是半年。
敛去沉思,傅景熠这才开车离开。
转眼又过了一周。
由于叶澜依的采访黄掉,乔秋曼被主编叫进办公室里训了好久。
出来的时候,就迎上了同事舒静的问候。
“今天主编心情不好?还拿你撒气啊?”
乔秋曼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些天确实有些不在状态。
“秋曼,你觉得我现在过去找主编关于采访的事情还合适吗?”
身边舒静语气透着紧张。
“我最近刚准备采访才一期关于IT天才宋明琛的商报,结果我邮件发过去三个月了还没回复,是不是没戏了?”
看着面色忐忑的舒静,乔秋曼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那你加油……”
舒静绝望走进主编办公室。
乔秋曼默默回到座位上。
她看着身边堆满了商报杂志。
放在最上面的就是关于傅景熠和秦柔的封面。
商业盛传秦柔和傅景熠两人合作早就了不少业界传奇,天造地设的一对。
所以那一期商报卖得特别好。
随便翻阅了几页里面的内容,也都是唏嘘为什么取消婚约的事情。
乔秋曼看得入神,又不禁去翻找了下网上的消息,突然瞄到了一条关于秦柔的私人爆料。
大致意思是,取消订婚的一部分原因是秦柔心有所属。
不过爆料者没有多说,号也很快被注销。
取消订婚,难道不是傅景熠主导的?
正当乔秋曼打算继续深挖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主编办公室的舒静。
此时正哭着又从里面走出来,而后直接落座在乔秋曼身边,拍案敲定。
“乔秋曼,你陪我去采访傅氏总裁傅景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