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嬛仙子笑了笑:“你们秦家如此注重血脉传承,又如此幸运娶到了南宫家的女子,这孩子必定会振兴整个秦家。意义如此重大,我怎能不送出一个礼物?这阵法乃是脱胎于蛟族秘法,以双亲精血祭炼,可以大幅提升后代血统。这个礼物,也不知道秦先生满不满意?”
    秦墨:“……”
    龙属种族之中,蛟对成为真龙这件事情最为热忱,拼了命地都要提升血统。
    所以蛟族生产时,自知终身无法成为真龙的蛟,就会使用此秘法献祭一部分精血,期待后代能够如愿成龙。
    真·望子成龙。
    琅嬛仙子继续说道:“这阵法需要双方献祭的精血持平,否则胎儿会有性命之忧,事关秦家血脉,秦先生可千万不要怠慢。”
    秦墨咬了咬牙:“算你狠!”
    他的秘法只能持续一个时辰,事后便会陷入虚弱的状态,若是血气流失太多,持续时间也会大幅缩水。
    但他无从选择,直接转过身,跑到了南子溪身旁。
    半跪而下,直接取出一柄匕首,朝自己胸口捅了一下,便有无数血气弥漫出来,随着南子溪一起献祭精血。
    南子溪显得很感动,动情道:“墨哥哥……”
    “嗯!”
    秦墨应了一声,任血气被吸入到旋涡之中,并且飞快寻找阵法根源,却始终找不到破阵的阵眼。
    他心中有些慌,任何阵法都有一个破阵的阵眼,只要找到它就能瓦解阵法,但他为什么找不到?
    难道她的阵法造诣已经达到了我望尘莫及的地步了?
    若是任这阵法继续下去,迟早要把他的血气完全吸干。
    琅嬛仙子始终站在安全距离,静静地看着秦墨的威势一点点变弱,笑意盈盈道:“原听秦氏家风乃父慈子孝,一开始我还不信,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竟然连命都愿意献祭给孩子,真是可敬可叹!”
    秦墨没有搭理她,提防着她忽然出手的同时,疯狂地寻找阵法的阵眼。
    可是良久,却依然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他一咬牙,将真气催至胸口。
    顿时,血气喷涌而出,疯狂融入旋涡之中,双方血气平衡被短暂打破,但仍处于安全范围以内,足以给他争取一刻钟的时间。
    “铿!”
    长剑出鞘,双目赤红。
    秦墨的气势瞬间达到了顶峰,既然阵法暂时无法解决,那就先解决如虎狼在侧的人。
    “一刻钟内,必杀你!”
    说罢,便擎剑而上。
    琅嬛仙子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并未有任何惊慌,直接丢出了一个圆球:“去吧!南子陵!”
    秦墨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他早就看出诗词大会的情况不对劲,已经隐隐有些猜出她与南子陵有勾结。
    但南子陵来了又如何?
    三招之内,取他性命。
    “哗啦啦啦!”
    玉质圆球一触就碎,化作漫天粉尘。
    琅嬛仙子微微一笑,现在秦墨的实力的确远超南子陵,但有自己交给南子陵的秘术,撑够一刻钟,一点问题都没有。
    现在看来,最后的赢家只能是我了!
    然后……
    嘭!
    南子陵像死狗一样,重重砸在地上,大口大口呕着血。
    于此同时,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也凭空出现,呼哧呼哧喘着气。
    不是别人,正是南子陵的大表哥沈鎏,兄弟俩一重伤一轻伤,看起来狼狈不堪。
    秦墨:“……”
    宁婉梨:“……”
    琅嬛仙子:“……”
    啊这……
    她懵了,方才的玉质圆球是琅嬛玉洞传承下来的宝物,乃是世间少数能够装人的储物法器,这次偷偷带南子陵过来,靠的就是它。
    可这人,又是从哪来的?
    宁婉梨也看傻了,心中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坐山观虎斗。
    不然还真有可能被这些人秀傻。
    琅嬛仙子也有些淡定不下来,南子陵现在气若游丝,俨然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力,另外一个人还不认识。
    沈鎏也懵了,他费尽心力,终于通过阵法强行跨越到南子陵身旁,却不料出现在了一片虚无中。
    南子陵看到他的时候,面色大骇,直接使出秘术生死相搏。
    一打就是好几天。
    他手段尽出,终于把南子陵打残,霎时间天地瓦解。
    下一刻,他就站到了这里。
    他看了看地上的南子陵,又看了看一旁发愣的琅嬛仙子,又看了看满身畜生毛的秦墨,以及在旁观战的宁婉梨与凰禾。
    人懵了!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六鼎旁边的南子溪,顿时大喜过望。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沈鎏无比兴奋,虽然解决掉南子陵之后,他的状态也想当差劲,但作为晋国明面上的第一高手,他并不认为这里有人是他的敌手。
    高手的傲气,还是要有的。
    现在,他的眼中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把南子溪抓回去,换取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最后的赢家,只有我一个!
    谁能挡我?
    可谁知,他刚跨出去一步,就有一道身影悍然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