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秦畜惨死,世上最惨的死法!
    “还真能畜化啊!”
    琅嬛仙子看着满身畜生毛的秦墨,整个人都惊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当初只是随口一说,竟然真能一语成谶。
    万妖功德身……
    这种上古邪术,因为年代太久远,流传着各种不同的版本。
    但秦墨这种短暂时间修为暴涨的版本,她还真的没有见过。
    此刻,秦墨身上的气势已经高到了恐怖的地步,甚至高过了那晚的凰禾。
    苦海大师神情严峻,本来从未有过波澜的古铜般的肌肉,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此子,修为竟如此恐怖。。
    毛团之中,一个声音传出:“本来只是想以一个普通长辈的身份与你相处,没想到你竟如此目中无人。如今我妻有孕在身,你仍如此苦苦相逼。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隐藏修为了,今日我必杀你!”
    秦墨的声音就像是从喉咙里面挤压出来的一样,与野兽的嘶吼无异,明显已经达到了濒临神智失控的边缘。
    琅嬛仙子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情况,的确超出了她的预料。
    若是那天秦墨能够拿出这等秘术,即便自己不出现,他也能从凰禾手底下逃跑,甚至利用国运重创凰禾。
    但很明显,这种秘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然也不可能到现在才拿出来。
    也足以见得他有多看重这个孩子,俨然已经要搏命了。
    下一刻。
    一阵破空声响起,秦墨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等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距离琅嬛仙子不足一丈的地方。
    右手虚握成爪,漆黑的指甲反射着摄人的寒光。
    “仙子小心!”
    苦海大师神色一变,当即一拳一掌迎上。
    拳与爪相迎,掌击于秦墨胸前。
    只听“咔嚓”一阵骨裂声,随后“嘭”的一阵闷响。
    冷汗扑簌簌地从苦海大师身上留下,他右手缓缓垂下,骨头已经裂了完全,软塌塌地像一大坨骨肉相连,若不是皮肉连在一起,  恐怕不知道裂成多少串了。
    而那一掌,  击打在秦墨胸腹之间,  却像是拍在了山岳上。
    秦墨狞笑一声,一巴掌拍了过去,苦海大师的脑袋顿时像是被挤压的皮球一般,  直接朝远处弹去,而他的身躯也如同飘絮一样跟了上去。
    重重落在地上,  一动不动,  生死不知。
    宁婉梨:“……”
    琅嬛仙子:“……”
    好强悍的肉身!
    两个人脑海里面同时出现了这句话。
    苦海大师乃是齐国寺庙的第一强者,  修炼的更是主磨肉身的“罗汉真身”,别管真实战力怎么样,  肉身放在六国都是第一档的存在。
    结果在秦墨手下,竟然连一招都走不过。
    秦墨擦了擦手上的鲜血,顺便将指甲缝里的皮肉剃掉,  一步一步走向琅嬛仙子。
    琅嬛仙子不敢怠慢,  当即就祭出一枚战甲形状的玉佩。
    玉佩崩碎,  化作星星点点,  随即凝成一道战甲虚影,护住了她的周身。
    秦墨冷冷一笑,  当即一掌拍了过去,本来看似牢不可破的虚影,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仙子,  你觉得倾尽你所有的护体阵法,能不能挡住我半个时辰?”
    琅嬛仙子神色凝重,  上次三鼎齐聚,赵昊和凰禾被限制了足足一个时辰。
    而秦墨方才说的话……
    真撑不过半个时辰!
    而且他用的万妖功德身,  也绝对不是寻常妖血能够催动的,很像是师尊传给自己法宝清单中缺少的那一批妖王精血。
    我的蠢师尊啊!
    你到底泄漏了多少底牌给他?
    琅嬛仙子心中慨然,  神情却是无比平淡:“即便给你半个小时破阵,你又能如何?”
    秦墨冷笑一……
    琅嬛仙子直接指了指后面:“你可以先看一看你怀孕的妻子。”
    秦墨:“???”
    他猛然转过身,看到南子溪状况的时候,顿时睚眦欲裂。
    秦家先祖的天灵骨的确仍在缓慢吸收国运不假,但南子溪的腹部,却出现了另外一个旋涡,正在疯狂吞噬南子溪的血气。
    他瞪大双眼:“你,  你对她做了什么?”
    琅嬛仙子歪了歪脑袋,反问道:“你该不会真以为我费尽千辛万苦,就是为了在骨头上施加一个空间传送的符咒吧?”
    秦墨呼吸一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所以,  是什么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