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自己一个人,夏晨曦懒得拿手机,反正一搂只有四节楼梯,拐过去,二楼的楼道感应灯就能亮。
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她恰好走进单元门。第458章
一把冰凉的刀子突然就压在了她的脖子上,“别动!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夏晨曦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瞬间通体仿佛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忍不住抖了一下。
“大......哥,现在这年代,除了老人,年轻人哪有用手机的?不过你要是非要现金的话,我可以上楼给你取,我家里有一千多块钱,但如果你要多的就没办法了,都在手机里和卡里,如果你不介意转账,我这就给你转!”
人命当前,钱财全部都是浮云。
夏晨曦现在只想保命,一点都不想做守财奴。
许是她的态度好,黑暗中的男人语气比之前少了一丝杀气,“好!我们上楼,别耍花招,小心刀子无眼。”
“你放心!我特别惜命!只要你不杀我,我家里什么都可以给你!”
夏晨曦感觉到对方拉着自己往里面走,立即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二人来到楼梯前。
夏晨曦一手摸着扶手,小心翼翼的抬脚先上了台阶,男人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抓着她的手臂,跟着抬脚......
两个人很快就上了三阶。
夏晨曦心跳的比平时快了一倍不止,不停的在心里计算自己逃脱的几率有多大。
奈何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想了好几个办法,都没有把握。
可她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将男人带到家里去,不然房门一关,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那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是要怎么办?
抓住他握刀子的手,迅速的推他一把,然后赶紧往楼上跑?
还是在开门的时候,用力的将男人关在门外?
假摔?
装病?
......
几秒钟之间,夏晨曦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七八种方法,可却没有一种她是有百分百把握的,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巨大的拉力——
夏晨曦猛地睁开眼睛,感觉到颈间的刀子没有了,她立即甩开男人的手,迅速往楼上跑去。
完全不敢回头。
直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倒吸气声。
夏晨曦脚步一顿,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到了男人的喊声:“别回头!快跑!”
可夏晨曦的两只脚却仿佛在原地扎了根,再也动弹不得。
因为害怕,大脑的反应已经开始变得迟钝,又隔了不知道几秒钟,她才意识到真的是霍瑾年来了,是他来救自己了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转身。
因为没有灯,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在纠缠。
“霍瑾年......”夏晨曦嘴唇颤抖着,快速的转身又跑了回去,却因为太黑了,无法看清眼前的状况,不敢靠得太近。
好在,霍瑾年已经制服了匪徒,牢牢的压在了对方的身上。
见她回来,声音低沉:“带手机了吗?报警!”第459章
“带了。”夏晨曦立即从兜里掏出手机,却因为手指发抖,操作了好一会儿,才将报警电话打出去。
完整的告知了事情始末和地址后,夏晨曦这才打开手电筒,去看霍瑾年的情况。
“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给我看看。”
霍瑾年还跪坐在男人的后背上,一条腿压在男人的腰上,两只手将男人的两条手臂拧在背后,他保持着这个动作没动,只是抬头看向她,声音蛊惑:“心疼了?”
夏晨曦正在小心的查看他的身体,听到这一声,抬头看了他一眼。
四目相对。
对上男人眼底的邪肆,顿时黑了脸,“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伤的不重,死不了。”
说完,她立即收起手电筒就要起身,却突然听到霍瑾年说:“真的受伤了,一不小心被他划破了手臂,你帮我摁着点,不然我怕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会失血过多而死。”
夏晨曦没说话,但却是举着手机看向他的手臂,很快就在他的左侧上臂发现了一条斜着的口子。
黑色的西装外套遮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夏晨曦确定没办法看到后,立即先拿着手机拨了120。
然后收起手机,靠着墙面,将两只鞋脱了......
“你做什么?”霍瑾年看出她在脱鞋,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夏晨曦已经在脱袜子了。
她没回答霍瑾年的话,用力的将两只袜子系在了一起,然后绕过男人的腋下——
直到此时,霍瑾年才确认她是在用袜子给自己做一条止血的绷带。
就......
无语。
“你袜子脏不脏?有没有细菌?”都这种时候了,也没影响男人的毒舌。
“脏,穿了一个礼拜没洗,就为了今天呢,你要不要闻一闻?味道可好了!”夏晨曦立马要袜子抽出来,就要往他的嘴边凑。
霍瑾年惊呆了。
黑暗中两只眼睛黑亮黑亮的,立即侧身躲了过去,因为身体的重量偏移,躺在他身下的男人感觉到肋骨一阵剧痛,立即叫起来。
“大哥大姐,你们能不能照顾一下其他人的心情?这种时候就别秀恩爱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在秀恩爱了?”
异口同声。
夏晨曦不闹了,火速的给霍瑾年的胳膊绑住,就去单元门口等警车了。
五分钟后,警车赶到。
匪徒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带走了。
留下两个警察跟着夏晨曦和霍瑾年一起去医院包扎伤口,顺便做笔录。
夏晨曦刚交代完情况,救护车就来了。
霍瑾年是自己走上车,躺在移动病床上的,医护人员公事公办的问:“伤在了哪里?”
夏晨曦指向他的手臂,“这里,被划了一刀。”
医护人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翘着的两个小草莓,是夏晨曦袜子上的小玩偶。第460章
“这是什么?”男医护人员显然没见过这种东西,疑惑的问了一句。
夏晨曦有点尴尬,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却恰好对上了霍瑾年戏谑的目光,见这男人还好意思看笑话,夏晨曦立即就来了底气。
袜子怎么了?
她这袜子关键时刻也能顶大用!
想到就是因为自己这一双袜子,霍瑾年才少流了不少血,夏晨曦立马深吸了一口气,理直气壮的回道:“这是我的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