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阿姐是天上的仙子,她有天上的仙君撑腰,降生时我家房间满屋红光。
十二岁那天晚上,我还亲眼看到有流光落在我家屋顶上,流光中有仙人。
仙人是不能干涉凡世命运的,能托梦给全村,看来这位仙君当真是喜欢她啊。
其实仙君大可不必,阿姐是爹娘第一个女儿。
爹娘也是真疼爱她。
而且,毕竟,是我姐姐嘛。
我骂骂咧咧了两句,费劲爬上后山找泉水。
土匪就是在这时候进村的。
为首两个一刀砍死了两个阿叔。
我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一把刀擦着我耳边跑过,整个村子都乱起来了。
惨叫声尖叫声大笑声不绝于耳,又渐渐平静。
我们这个小村子,没有财物没有名声,甚至连人都没几户,从来没有闹过土匪。
我半只手都被砍断了,只剩一层皮连着。
我想引开土匪,用尽全力大叫。
爹妈听见我叫声,立刻拉起弟妹,可阿姐不动,阿娘拉她的手没有清洗过,她嫌弃擦手。
就这么短短一会,我爹妈被堵在了院子。
阿爹为了护住阿娘被一刀刀砍死。
阿娘抱住土匪的腿,两个弟妹叫着姐姐快走被砍死在院中。
我用尽全力撞开后门,血染红了我的衣裳,模糊了我的眼睛。
门开了。
我看到一直站着的阿姐,一点都不慌。
两个土匪桀桀笑着靠近一瞬,她的身上发出了淡淡的白光,香炉的净香缭绕在她身旁,她挥挥手,土匪陡然被弹开。
这是仙人给她的赐福,寻常人伤不了她。
我一下哭了。
「阿姐,阿姐啊,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阿娘半个头在门槛上,一个土匪正在随心所欲对她作恶,她的半张脸肿了,头一晃一晃用一个扭曲的角度撞着门槛,嘴里是微弱的声音:「快……快走啊——」
阿姐就像什么都没看到,随着爹娘和弟妹的惨死,她身上冒出了白光,那些难看的粗布麻衣在耀目的白光中变成了她说过的那种广袖流仙裙。
轻盈、圣洁。
她的功德将在今日圆满,劫难即将完成。
我颤巍巍拼命给阿姐磕头:「阿姐,不……仙子,仙子,求你,救救爹娘,救救娘啊!」
阿姐轻轻抬手。
那几个土匪就直接摔到在地,动弹不得。
可已经迟了。
阿娘已经没了,阿爹死也没闭上眼睛,嘴巴张大,仿佛还在喊着「跑!」
「杀,杀,杀了他们啊!」我泪流满面,大声又叫阿姐。
阿姐不动。
「好,那我来!」
我想捡起地上的刀,碍事的断手晃荡,我一把扯掉自己的短手。
热血喷涌,如同恶鬼修罗。
那几个土匪吓得浑身颤抖,大叫说自己知道错了。
错了?!
我单手举起刀,还没落下,就被阿姐打掉了。
她脸上是悲天悯人的平静。
「好了,云心……人死不能复生,怎可多造杀孽。万物刍狗,他们已经放下屠刀,道了歉,不要没完没了。」
土匪嘿嘿扬起嘴角,疯狂恭维。
「仙子,您真是慈悲啊。」
「我们一定改过自新。」
她的慈悲成就了她的历劫成仙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