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奕骁姜歆小说》 第15章 免费试读
  那夜。
  陆思媛陪同裴奕骁,游艇出海。
  和陈尧他们玩到在一起。
  拍戏一天,陆思媛身体疲累,却不敢面露乏力和不悦。
  跟在裴奕骁身边。
  她不敢有半刻松懈,保持最完美的妆容,最甜美的微笑。
  一杯又一杯的喝下胃,看一旁玩手机的周二公子,好几次想开口问问他。
  ——我们回去好不好
  余光窥见他眼底浮起的凉意,陆思媛喉头一涩,问不出来,咽了回去。
  今夜的聚会很特别。
  陈尧说是分手宴。
  陈尧失恋,女朋友回老家结婚,还要给他递请帖,这狠啊。
  拿着酒瓶对着大海唱《爱的初体验》,喝不少酒,声音嘶吼着来。
  “什么天长地久,只是随便说说。”
  “你爱我哪一点,你也说不出口。”
  “…….”
  “你认识了帅哥,就把我丢一旁。”
  “是不是我的18岁,注定要为爱流泪。”
  陈尧越唱声音越哑,谁在乎他那破嗓子,他踢了下沙发。
  陈尧说,“我不服,她花我三千万,说走就走。”顿了顿,咬牙切齿,“岔道。”
  裴奕骁懒散挨在皮沙发里,喝一口闷酒,抵腮时看他,“你不小,27。”
  陈尧和裴奕骁同岁,玩着长大,好到就差没共用女朋友了。
  陈尧越想失恋的事越气,“那姑娘岔道。”
  “又没打算娶人家。”裴奕骁冷冷两眼,“骂人家做什么。”
  陈尧突然来劲,颇为感慨看向裴奕骁,“你娶一个给我看看。”
  裴奕骁懒懒地扯唇,玻璃酒杯里的褐色液体,一杯喝到底,酒精淌在舌尖,入肺入喉。
  他掌心勾陆思媛的腰过来,暧昧俯在她耳边,“娶谁。”故意顿了顿,“你么。”
  声音混着酒意撩着人尖,陆思媛一顿,缓缓抬头仰望周公子。
  他笑容炫目,这令陆思媛神色恍惚,心,加快跳了一下又一下,就好像是在问她。
  ——娶你好么
  可心里清楚,只是他一时逗趣。
  陆思媛借着酒意,“我呀,你娶吗。”
  裴奕骁目光浅浅落她身上,若无其事点了支烟抽。
  陆思媛眸底的亮光瞬间褪了干净。
  谁他妈有病,27岁结婚呢。
  周家的太太哪那么容易当,联合总裁夫人的位置岂是池中物。
  做裴奕骁的女人,谁又晓得他到底爱谁呢。
  陆思媛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清醒。
  撞见陈尧。
  陈尧也是喝多,陆思媛今日的打扮太纯,还以为是哪个漂亮妹妹。
  “你怎么还不上位呢?二公子留你在身边那么久。”陈尧问陆思媛,迷迷糊糊。
  这个问题啊。
  确实扎心。
  陆思媛哽咽着声,“我们之间….”
  到嘴,陆思媛又没说什么,“很晚了,回房间睡吧。”
  陈尧嘴里念叨,“我他妈竟然被甩,”他还拍了拍那张五官优越的俊脸,“天呐,我不好看吗。”
  “好看。”陆思媛借过离开,“很好看。”
  裴奕骁这帮朋友,个个都长得不错,各有各的型和风格,就是清一色的渣。
  有的渣在表面,有的渣到没边,分手换下一位就24小时的事。
  至于裴奕骁,她看不透他。
  话说完,陆思媛扶住楼梯上四楼。
  游艇四楼一般都是裴奕骁的住房。
  往往到后半场,圈子里怎么玩儿也不会随意上四楼打扰他休息。
  推门进房间,浴室传来‘哗哗啦啦’的洗澡声,透明玻璃窗内,男人高大的身影在花洒下,结实的宽肩,堕落沉欲的窄腰。
  画面足够在陆思媛脑子里成型,光是去想,床上就很厉害的那款。
  陆思媛感官像是被放大了几倍,有种想推门进去的冲动,就差一点。
  想到往日他翻脸无情的程度,陆思媛沉下心绪,默默守规矩。
  直至他开门出来,腰间只松垮围了条浴巾,额前碎发的水珠滴嗒落,划过寸寸淌水的性感胸膛,浸湿浴袍边缘,悄无声息间没入深潭沟壑。
  陆思媛喉咙一顿口干舌燥。
  “衣服放沙发。”
  他声音有烈酒浸过的嘶哑。
  裴奕骁以为是服务员。
  陆思媛咬了下唇,轻轻扑到他怀里,脸贴在他硬梆梆的胸肌。
  男性胸膛的灼热感瞬间袭满她全身。
  陆思媛轻声,“是我。”
  他唇边的笑多了点松弛,“想我了?”
  陆思媛轻轻点头,“想,给我抱抱好不好,我头晕。”
  她清楚他不缺女人投怀送抱,那意思真的够直接了。
  他垂眸,“醉了?”
  陆思媛乖顺得不行,手臂只想抱紧他,“醉了,在这里,我只认识你。”
  他从容略过陆思媛,拿了支烟含住,“抽么。”
  陆思媛大胆伸手取走他嘴里那根,讨巧的放自己嘴里,感受它被男人含过的体温。
  “就要二公子碰过的。”
  裴奕骁手指勾起她下巴,她正擦打火机点烟,四目暧昧相望。
  仅仅他笑一笑,陆思媛心软得一塌糊涂。
  裴奕骁缓慢取走她的打火机,嗤声,“不乖啊你。”
  ‘叩叩——’
  传来敲门声,是陈尧的声音。
  “沉哥,收盘了。”
  裴奕骁没说话,转身拿浴袍去衣帽间。
  陆思媛偷偷一瞧裴奕骁的背影。
  只看到男人硬朗体格的背阔,很欲,仅一秒,白色浴袍彻底遮盖住。
  他系好带子就出门。
  陆思媛头一次这么讨厌陈尧,超讨厌,翘着脚靠在沙发看着被男人扔在一边的白色浴巾,松散中沾了几分遗留的水珠,把她的心都勾烫了般。
  他人是走了,偏搅得她欲火焚身。
  陆思媛给烟点火,一口浓烟,深深吸入咽喉,感受它的麻痹和男人遗留的味道。
  还是喜欢周公子爱抽的和天下,又浓郁又烈。
  像他这个人,矜贵的皮骨下,是无穷无尽的性感,浓烈而汹涌。
  -
  隔天,姜歆接到导演的电话,通知她回去。
  “你们的大明星在玩我吗。”姜歆回绝,“我就不去了,来回打车也要钱。”
  导演那边淡淡说:“肯来吗,不肯我还是会换其他老师。”
  2万一场,总共5场,就是10万。姜歆腰瞬间就弯了,去。
  也不怎么遇到陆思媛,就算遇见,大明星也不再睇过来一眼。
  陆思媛突然转型,从以前的性感风转到纯情少女风,百褶裙,小白鞋,白T。
  大波浪卷发时不时扎起公主头。
  导演对陆思媛都是弯腰低头的顺哄。
  有金靠山就是好。
  她没看姜歆一眼,姜歆也没那么好心情和她打交代。
  姜歆在剧组彻底的,就像个透明人似的,弹了五场,结账。
  10万收入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