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禁欲,她纯欲全文》 第12章 免费试读
  “哟,今儿这人,这么齐整!
  怎么也不等我,这家宴,就开始了?”
  低沉炮一般好听的嗓音,惯会魅惑人心,说出来的话,却不讨喜。
  身形颀长高大的男人,长腿阔步进了饭厅,走路仿佛都带着风。
  傅厉枭没有落座,只是有一些肆意的朝着长桌靠近,略一抬腿,坐在了桌角上。
  嘴角噙笑,脸上却是痞气十足。
  陆老爷子黑了脸,看着傅厉枭。
  黑色衬衣包裹着他壁垒分明的上半身,几缕碎发垂下来,半掩着那一双强势骇人的黑眸,才遮去他身上些许戾气。
  却依旧是生人勿近,矜贵的让人望而生畏。
  他垂眸,距离他最近的沈乔,身子本能缩了一下,稍稍移动身子,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傅厉枭的视角,能够看见小女人低着头,原本优雅白皙的天鹅颈,恨不得扎进胸口里。
  真是有趣。
  “你是专程回来找事的吗?”
  “瞧您这话说的!
  陆家人口口声声的,跟我自诩一家人,抢生意的时候,让我时刻谨记着,身上流着陆家的血!
  有家宴,都不通知一声!
  算什么一家人!”
  傅厉枭态度很嚣张,老爷子的脸色,青白交加,肌肉都在颤抖。
  “混账,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专程回来找茬的!
  傅厉枭冷笑,全然一副看戏的姿态:“那倒不是!
  老东西,你也不是小岁数了,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哪一天,嘎嘣瘫弦子了,受罪的可是您!”
  傅厉枭的话,惹的餐桌上的人,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大哥陆正博的脸色,更是阴沉,四十多岁的男人,在陆老爷子跟前的存在感极低。
  陆老爷子强势了一辈子,身边的晚辈对他都是毕恭毕敬。
  唯独傅厉枭,又浑又横,是个混不吝!
  尤其是在他妈妈去世之后,傅厉枭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傅厉枭眼里,没有亲情可言!
  这几年,傅厉枭在灰色地带崛起,几年的功夫就成为江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陆老爷子被气的颤抖:“你……
  傅厉枭,你这个混账东西!
  我是爹!”
  “手敢到处乱伸,也得亏你是老子!
  要是小辈,我得弄死你八百回了!”
  陆老爷子的脸黑的犹如锅底,指着傅厉枭,大口大口的喘息:“你……”
  王美茹急切上前,给陆老爷子拍背:“爸,你没事吧!
  厉枭,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傅厉枭冷笑:“你算哪根葱?”
  坐在陆老爷子身边的陆正博,也看不了下去了,拍案而起:“厉枭,你实在是太猖狂了!
  美茹是你大嫂,长嫂如母,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大嫂的?”
  “长嫂如母?
  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妈都死了多少年了!”
  “你——
  傅厉枭,你虽然姓傅,可骨子里,淌的是陆家的血,你这么就是大逆不道,是要遭雷劈的!”
  “遭雷劈?
  我傅厉枭可不怕!
  陆正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又是谁动了那批货!
  你们爷俩,是把我傅厉枭当软柿子,随意搓圆捏扁?”
  陆正博不觉被戳破心虚,反而理直气壮:“我是你大哥!
  你的东西就是陆家的东西!
  你明知道科研所需要那批原材料,你却非要垄断!
  你这是跟陆家过不去吗?
  货是我拿的,你还能弄死我不成?”
  傅厉枭缓慢起身,嘴角上的笑意,始终未退,只是那眼神里,泛起想要杀人的冷光:“这是承认了?
  大哥,你该不会以为,我不敢弄死你吧?”
  阴恻恻的语气,听的人头皮发麻,沈乔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傅厉枭已经动手了!
  骨节分明的手,直接摸起餐桌上切割牛排的刀子,抬接抬手,趁陆正博不备,手起刀落!
  啊——
  一声惨叫,鲜血四溅!
  在场的人失声尖叫!
  傅厉枭竟然用刀子,直接扎进了陆正博拍在桌案上的手!
  几滴温热,溅在了沈乔的脸上,吓得她一哆嗦!
  陆正博的脸色,瞬间惨白,疼的失声尖叫:“傅厉枭,你这个疯子……”
  傅厉枭面色如常,拿出手帕擦拭着手上染的血,不疾不徐道:“我说过,再敢搞小动作,就别怪我不客气,这是你们自找的!”
  “爸——”
  “老公!”
  王美茹和陆寒川几乎是同时上前,也顾不得老爷子。
  傅厉枭失了耐心,起身道:“这算是个小小的教训!
  老头子,要想不让我发疯,就把手底下的人管紧一点!
  再招惹我,我就把陆家捅个窟窿!
  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说罢,傅厉枭扬长而去!
  鼎园里瞬间乱做一团。
  陆家的医生来了,陆寒川等人守在陆正博的门口外面。
  沈乔负责送老爷子送回去。
  好好的家宴,就这么不欢而散。
  而始作俑者,来的突兀,走的匆匆,却把整个陆家,搅得一团糟。
  沈乔送走老爷子,回来的时候,依旧觉得心惊肉跳。
  今天的事,实在是惊心动魄!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沈乔无奈叹息。
  不管陆家是什么目的,她只有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才能脱离沈家!
  还有妈妈——
  沈乔的眉心,拧成了川字,眉宇之间,尽是淡淡道忧愁。
  手机响起,是陆寒川打来的。
  “喂!”
  “你在哪儿?
  我爸受伤,你这个准儿媳到处乱跑,合适吗?”
  沈乔的白眼,几乎快要翻上天:“陆寒川,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我只是送爷爷!”
  “你赶紧回来!”
  陆寒川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对待沈乔的态度,一直都是强势而又霸道。
  从来不懂得尊重。
  挂断电话,沈乔无奈的摇头。
  陆寒川这种人,要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真不知道能不能讨到媳妇。
  不过,陆家选择她联姻的目的,沈乔已经明确了。
  至少,她目前能够逃离沈江平的掌控!
  沈乔朝着屋子走去,路过一片观赏的灌木处,忽然间有一只手伸出来,捂住了她的嘴巴,沈乔一惊,还未来得及呼救,那人竟力道极大的,将她整个人,往灌木后面拖拽!
  恐慌瞬间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