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他不贪心,就喜欢一点
感受到手腕处的颤抖,宋暖怔愣之后,满脸的冷色减退几分,抿唇道:“谢淮,我跟他没什么。”
“我没谈过恋爱。”
她不愿去刺激谢淮,刺激他对她没什么好处。
谢淮会忍她,不一定能忍萧晟。
男人的脸离她一根手指距离,温热的鼻意交缠融合,血红的眸子渐渐清明,茫然又不敢相信。
他低哑中道:“哄我?”
“没有哄你,我之前说的话就是故意气你,我没有前男友。”宋暖偏头,不去看他的神色。
她生硬又道:“不要去为难萧晟,我不喜欢他,没有骗你。”
谢淮无数次说服自己去接受宋暖被人占有过,无数次在底线将自己拉回来,无数次控制自己,宋暖的坦白就好像千斤锤,一下子砸开脆弱的底线。
他只想……占有……完完全全的拥有她……
让她属于他。
持续的沉默,她下意识看向谢淮,他眸光炯炯,好似平静的湖面掀起波涛汹涌,快将人湮灭。
“谢淮……”
察觉到危险的宋暖本能的挣扎,微张的唇被人强势堵住,窒息扑面而来,紧接着腰间衣角有凉意探进,粗粝的大手紧贴她的腰间。
宋暖眼神充满惊色,不停的挣扎,很快又放弃挣扎,闭上眼睛去接受谢淮的占有……
从高中到现在,她依旧没有选择的权力。
脸颊触及到温热的湿感,谢淮的动作停顿下来,眸光里女人闭着双脸,顺着眼角有水光,脸上浅浅的梨涡,倔强又委屈。
被什么猛的撞击,他神色逐渐清明,探入衣服的大手收回来,颤抖的扯好她的衣服,鼻尖轻碰她的鼻尖,低声道:“别哭,是我混账。”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爱宋暖,只想哄着她,顺着她,让她喜欢她一点,就一点……
他不贪心。
宋暖成年后了,很少会情绪外露,这会也不知道从哪来的情绪,但也只是冷冷的骂了一句,“谢淮,你混账。”𝓍ļ
“嗯,我混账。”
谢淮低头吻在她的眼角上,带着几分哄意,又低声道:“别哭了,我最怕你哭。”
“我去做饭,好不好?”
宋暖这会自然不会搭理他,谢淮动作轻柔的从她身上起来,拿过沙发毯盖在她身上,之后又给她放了一部电影。
嘈杂的声音掩饰客厅的宁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香味弥漫在整个客厅,也不知道是想哄宋暖,还是在抚平内心的烦躁,谢淮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但宋暖只吃了大半碗就不吃了。
谢淮也没有勉强她,只是温了一些在锅里,半夜的时候,宋暖确实饿了,也不敢让自己饿一晚上。
不然一早肯定胃疼。
她起身本想去厨房随便煮点吃的,一打开锅里,排骨汤是温的,饭也是温的。
她刚想盛点,就听见背后的脚步声,扭头看过去,男人一身黑色棉质睡衣,头发凌乱,手指插进头发里,轻轻往后扬了一下。
“排骨汤泡着饭吃,太硬了你胃受不了。”
没等她说什么,他走进来拿碗,盛饭后又舀了汤,搅拌好才递给她,怕她当着他的面吃不好。
他转身回到卧室。
宋暖吃完洗完碗已经是半个小时后,推开卧室门发现谢淮还没睡,靠在床头,手里拿着她平时睡前看的书。
见她进来,他没说什么,合上书,掀开被子的一角,示意她躺下来。
等她躺下来,他自然而然的将她抱在怀里,双脚捂着她一年四季冰冷的脚。
大概是太凉了,他微蹙眉头,下一秒,伸手去摸她的脚趾,宋暖一惊,很快他就松手了。
第二天,家里就多了一个泡脚桶,除了每天早晚涂某种生发药,以及睡觉前泡半个小时的脚,谢淮安静到让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除夕夜的前一天,宋暖给宋妈宋爸送新衣服回去,宋妈这次倒是没问她和谢淮是不是吵架了,估计上次恩爱的话让她很放心。
下楼没多久,宋暖就接到金墨的来电,她挂断他又打过来,她接通道:“有什么事?”
“宋暖,你跟谢淮又发生了什么?他妈的,他不要命的做治疗,刚才抑郁药吃多了,送进医院洗胃了。”
金墨语气带着恨铁不成钢,“哎,算了,等会他知道我说你又要踢我一脚,你过来看他吧,南珠医院,301。”
宋暖脑子像似反应不过来,好半天才“好”了一声。
医院
金墨对着谢淮唠唠叨叨:“我真服了你了,让你配合治疗,没让你过度治疗,一瓶药是你能吃的吗?”
“你再这样下去,你就等着去地府等宋暖吧。”
见他不吭声,他叹了一口气,又关心道:“你们又是怎么回事了?”
“她被我吓哭了,我控制不住情绪。”谢淮揉了揉眉心,他已经很克制了,但只要宋暖的身边出现任何一个男人。
他就会感觉到危机感,那种危机感让他毫无理智可言。
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宋暖离开。
放手过一次,他受不了那种滋味了,就算宋暖恨他,也好过她不在身边。
金墨:“……”
他也没劝他,劝他放手他肯定不肯,坐在沙发上,“医生说了,只要你配合治疗和吃药,几年就可以治好,是你一直不配合。”
“现在你是配合,一次一瓶药。”
“太子爷,你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只要情绪正常,宋暖要是不喜欢你,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其实他就算有抑郁症,上赶着来的女人多的是,不过不是宋暖,他看不上眼。
然而宋暖恰恰也不吃有钱那套,否则早就哄着他。
两类人硬凑成一类,不碰得头破血流是不会罢休。
想到这里,他一本正经道:“其实我觉得高中的宋暖就有一点喜欢你,后面可能是你吓着她了。”
他也能理解宋暖为什么躲着谢淮,谁让谢淮太偏执了,偏执到不太正常。
有男生找宋暖借橡皮擦,他都能生气,堵着宋暖让她不许给别人橡皮擦。
女生胆子本就小,一次两次这样吓,肯定见他就跑。
对上某人的视线,他又分析道:“你不信?你还记不记得高一下学期,你上体育课那会,宋暖就站在外面看我们打篮球,像她那样的好学生,为什么要花时间看我们打篮球。”
“要么喜欢你,要么喜欢我……别别别,她肯定不喜欢我,我只是打个比方。”
“还有一次,你不是生病没来吗?宋暖问你什么时候来,说笔被你拿走了,一只笔的事,她要是讨厌你,肯定不会问。”
“她那会不说喜欢你,也肯定对你有好感。”
刚到门口的宋暖正好听见这句话,搭在门把的手顿住,神色恍惚。
高中
迎接盛夏的第一波蝉鸣,在篮球场的枫叶树上吱吱不停,压过少年们打篮球的声音。
宋暖从小卖部出来,路过篮球场,余光瞥见穿着一黑一白的两个少年打篮球,她的余光渐渐锁定在黑色短袖的男生上。
他身形颀长,跳动间露出一截腰身,隐约可见精致的线条,少年的肆意和飞扬暴露在阳光下。
像似触及什么不可按的按钮一般,她收回视线,低头小跑起来,没几步又停下。
站在枫叶的树下,手里扬着一本单词小书,余光却千万次落在篮球场上。
篮球场上,金墨气喘吁吁的弯腰,“你真变态!咦,宋暖,太子爷,宋暖在看我们打篮球。”
脚踩着篮球的谢淮朝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女生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宽大的校服显得她瘦瘦小小。
他大步跑出篮球场,几步上台阶,最后站在她的旁边,高出她大半个头,扫了她手里的书,懒懒道:“宋暖,你别学习傻了,这么热站这里背单词。”
宋暖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慌张的合上书,瞪他一眼,“不关你的事。”
“脾气挺不错的。”
谢淮从兜里摸出纸给她擦额头,宋暖惊到跟兔子一样,抬脚就跑。
谢淮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腰,回到教室凑近宋暖耳边,“宋兔子,跑得还挺快的。”
宋兔子脸红眼睛红,“不许给我取外号。”
“好好好,不取就不取,别生气。”谢淮相当没脾气的哄她。
宋暖趴在桌子上,耳朵红到她自己都不敢摸,突然一只手戳了她的耳朵,她立马站起来,“谢淮!你干什么?”
谢淮倒是被她吓了一跳,一时没坐稳,“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金墨跑过来瞪大眼睛,“我去,这么刺激?”
谢淮站起来就给他一脚,“滚。”
这时,班主任从前门进来了,顿时嘈杂的教室安静下来,谢淮翻起凳子规规矩矩坐下。
等班主任走了他拿着草稿本给旁边的宋暖扇风,小小的耳朵久红不下,“宋暖,你是不是中暑了?”
“关你屁事。”宋暖凶巴巴的模样,配上可爱的梨涡,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你别吼,等会缺氧了我还要给你做人工呼吸。”хᒑ
“不要脸。”
谢淮一边扇,一边小声道:“不要脸,要你。”
“你真不是中暑了?”
宋暖气得踢他凳子……
……
“你来了啊,进来吧。”
金墨出门就看见宋暖站在门口,打开门让她进去,与此同时小声道:“你说他几句,也就你说话他听。”
等宋暖进去,他就关上门,宋暖望向谢淮,此刻的他脸色不正常的苍白,有几分病态感。
她也没说什么,坐在旁边等他输水。
病房安静到只剩下楼道传来的走动声,金墨扒在门口的玻璃窗偷看,见刚才还浑身炸毛的谢淮,这会跟顺毛一样温顺。
他心里“啧”了一声,在外是老虎,在宋暖面前就是小猫咪。
宋暖要是喜欢谢淮,谢淮这辈子怕是都要烧香拜佛了。
哎,也只有宋暖能让他开心点。
等到输水完,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到家九点多。
宋暖主动进厨房炒了一个蛋炒饭,一人一碗,谢淮余光瞥了她一眼,低头抿唇上扬。
吃完他把碗递给她,有些得寸进尺,“我还要吃。”
宋暖没说什么,站起身又去厨房舀了一碗出来,之后两人就没说话,吃完谢淮主动去洗碗。
出来就看见宋暖蹲在茶几面前,拿着他的药瓶,两粒,两粒的放在小方纸上,之后又折好放在抽屉里。
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她淡淡道:“一次两粒,吃完了再找我要。”
说完把剩下的几瓶药提着去书房了,关进她的保险箱里。
客厅的谢淮眉眼和嘴角的孤度扬到人体的极限,大步走进书房,在宋暖的注视下,弯腰亲她额头,“明天回你家过年。”
“我和你一起。”
宋暖抬手抹了额头一下,忍不住瞪他一眼,男人却像是得了什么好话一般,满含笑意的看着她。
是的,宋暖瞪他,骂他,胜过一言不吭。
宋暖绕过他进卧室,前脚进后脚身体就凌空,她惊了一下,转眼就看见谢淮的脸,他独有的磁性声,“带我回家过年。”
“不带就不放你下来。”
宋暖噎住,绷着脸道:“谢淮,你是不是无赖?”
“是。”谢淮挑眉,一点也不否认。
宋暖:“……”
“我想跟你一起过年。”谢淮直白道。
宋暖抿唇,沉默好几分钟才低声道:“好。”
谢淮漆黑的眸子带着亮光,沙哑道:“真让我去?”
“不让你去你就不去?”宋暖没好气又无奈道。
“我不想你生气。”谢淮低垂眉眼,睫毛浓密,投下阴影。
从见到他那天起,宋暖就没有那一天不生气,莫名一时没了脾气,头疼道:“放我下来。”
谢淮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上,按着她的肩膀,“我去拿泡脚桶,别动。”
宋暖余光瞥见黑影进去浴室,收回视线,突然,听见浴室里“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摔在地上。
她站起身走过去,谢淮脚下是她的才买的护肤品。
谢淮抿唇盯着她,“我不是故意的。”
“别生气。”
宋暖最难哄了。
男人冷俊的面容带着一丝违和的小心翼翼,宋暖沉默,最后没忍住纠正道:“我没那么容易生气。”
“赔我。”说完转身就出浴室。
“好。”
谢淮最怕她生气了,今年他只想好好跟她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