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翌日,林墨萧准时回到公司。
早上会议还在进行中,白晓慧就找了过来。
十一点半,会议结束,林墨萧回到办公室便看到不约而来的白晓慧,有些微讶,“你怎么来了。”
白晓慧放下手中的咖啡,迎了上去。
“昨天约某位大忙人吃饭没约成,今天我只好亲自上门找人了。”
林墨萧坐回椅子上,看着桌面上堆积成山的文件,无奈道:“我可能没那么快。”
白晓慧体贴道:“没事,我等你忙完。”
林墨萧嗯了声,“好,你先坐一会,需要喝什么跟何洁说就行。”
“嗯嗯,好。”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林墨萧好不容易处理完部分紧急文件,刚想起身带白晓慧去吃饭,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林墨萧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他这个是私人手机号,很少有人知道。
手机那端的声音很冷,“林墨萧,我是赵青雅,你现在来一趟警局吧。”
林墨萧淡声问:“什么事?”
他与赵青雅之间,除了肖祺瑶再没有别的交集。
赵青雅的声音冷如寒冰,“祺瑶的尸体要火化,火化流程需要你的签字。”
火化流程需要死者亲人签字,。
而肖祺瑶的父母早已去世,除了林墨萧,她也没有其他亲人了。
虽然她签了离婚协议,但两人还没办理最终的离婚手续,因此,在法律上,林墨萧仍是她唯一的亲人。
林墨萧眯了眼,“你说什么?”
尸体?火化?
赵青雅冷漠地重复了一遍,“我说祺瑶的尸体要火化,需要你的签字。”
林墨萧显然不信,沉声道:“这些把戏很好玩吗?”
“是不是把戏,你来了不就知道了。”说完,赵青雅便将电话挂断了。
林墨萧的嘴角淡淡勾出一个嘲讽的笑,躲了两天,终于舍得露面了。
白晓慧走近林墨萧,柔声问:“墨萧,谁的电话啊?”
林墨萧回过神,面露歉意,“抱歉,晓慧,我临时有些事要处理,没办法陪你吃午饭了。”
白晓慧神色一滞,但很快有换上善解人意的笑,“没关系,工作重要,我们下次再一起吃饭。”
“嗯,好。”
去停车场拿了车,他朝警局驶去。
来到警局,他以为会看到一脸奸计得逞模样的肖祺瑶。他一直认为这是肖祺瑶与赵青雅联手玩的把戏,不过就是为了挽留他。
可是没有。
来到警局,他只看赵青雅站在几个警察中间,神色悲痛。
他蹙起眉头,走了过去。
赵青雅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对身边的警察说:“他是祺瑶的丈夫,他可以签字。”
赵青雅的眼睛很红,好像刚哭过一样,声音也很沙哑。
林墨萧不耐烦地问:“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其中一位警察拍了拍林墨萧的肩膀,安慰道:“节哀。”
林墨萧的瞳孔微缩,有些不太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我先带你过去看看尸体吧,确认一下。”
他跟上那位警察。
他们一路来到一间房间内,房内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人,那人从头到脚被白布盖住。
“尸体已经放了两天两夜,现在天气炎热,受伤的部位已经开始腐烂,尸斑也出来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发臭,所以我们建议尽快火化。”
“尸体?”林墨萧道,“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警察轻声解释,“你妻子在两天前发生车祸,当场去世……”
林墨萧被这个闹剧一般的讯息,砸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下意识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这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床上躺着那个人是肖祺瑶。
一步步走到床边,他的指尖触及白布,刚要掀开,心底却毫无预兆的蔓出无限恐惧。
他顿了顿,良久才缓缓掀开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