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 > 都市生活 > 温纯季寒舟结局
温纯季寒舟结局全文免费试读

温纯季寒舟结局温纯季寒舟

主角:温纯季寒舟
温纯感觉右耳,好像有鲜血在往外流。 她僵在原地没有动。 夏母看着这么懦弱,无能的女儿,替自己可悲。 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文件,递到了温纯的面前。 “好好看看吧。” “妈给你选的后路。” 温纯接过文件,只见上面写着婚前协议四个大字。 打开一看。 “......温纯小姐自愿嫁给李龙先生为妻,不离不弃照顾他终老......” “......李龙先生应当保障温纯小姐的娘家,也就是夏家往后的生活,并且提供三个亿的资金给夏家......” 李龙,桃洲老一辈企业家,现今七十八岁。 温纯脑中一根弦紧绷着。 就听夏母继续说:“李总说了,他不嫌弃你二婚,只要你嫁给他,他会帮夏家东山再起。” 夏母期盼的看着温纯,走上前,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乖女儿,你不会让妈妈和弟弟失望的,对吗?” 温纯的脸色越发苍白。 她攥紧了手里的协议:“我和季寒舟还没完全离婚。” 夏母不以为意。 “李总说了,可以先举办婚礼,后登记。” “反正季寒舟也不爱你,妈妈尊重你的选择,答应你和他离婚。” 知道挽回不了温纯和季寒舟的婚姻。 夏母选择听儿子的,趁着女儿还年轻,将她最后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温纯听着这些,喉咙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 “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她顿了顿,“我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夏母面色一僵。 装出的好脾气荡然无存,指责起温纯: “要不是因为生你,我会身材走样?从世界知名舞蹈家跌落神坛?你真是让我寒心!” 从小到大,温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妈妈会无怨无悔爱自己的孩子。 而自己的妈妈,却不肯施舍给自己哪怕一点爱。 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懂。 不过,她想明白了一件事,不再奢求别人爱自己。 她将协议书放好:“我不能答应您。” 夏母没想到她会直接拒绝,登时怒了。 “你凭什么拒绝?你的命,都是我给的!”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温纯闻言,直视着她:“那我把命还给您,是不是就不欠您了?” 夏母再次愣住。 “你说什么?” 温纯没有血色的唇轻启:“如果我把命还给您,是不是往后您将不再是我的母亲,我也不欠您的生育之恩?” 夏母根本不相信,冷笑:“好。” “只要你把命还给我,我就不逼你!” “不过你敢吗?” 温纯像是下定了决心:“您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夏母感觉她现在像是疯了一样。 把协议推回温纯的面前。 “要是不敢死了,就在上面签字。” 话落,她踩着高跟出去。 儿子夏木就等在门口,也听到了对话。 他问夏母:“妈,她不会真想不开吧?” 夏母一脸冷漠:“她要敢死,我佩服她!反正她从小跟着保姆长大,和我不亲,我就没把她当女儿看。” 他们走的不远。 这话,清楚得落在了温纯的耳中。 她锤了锤发痛的耳朵,有的时候真想做个聋子。 一个人孤独的蜷缩在墙角。 温纯忽然觉得自己这一生好失败,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 ...... 压抑到了极致,想要找一个地方释放出来。 这天晚上,温纯去了酒吧。 她坐在角落处喝着酒,看着载歌载舞欢乐的众人,失神。 一个长着双桃花眼,面貌俊美的男人,注意到孤身一人的她,走上前。 “你是温纯?!” 温纯望着他,没有认出他来,鬼使神差问:“你知道怎么样才能开心吗?” 那人疑惑:“你说什么?” 温纯自顾自的喝酒:“医生说我生了病,要开心起来,可是......我开心不起来......” 听闻此话,冷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不记得自己了? 还有,什么病,要开心起来? “小姑娘,想要开心,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我送你回去吧。”他温柔道。 温纯含笑看他:“你真是个好人。” 冷池看着她苦涩的笑,心情复杂,不知道最近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好像特别悲伤。 另一边,季寒舟也在这里。 自从上次和温纯办理离婚手续后,他每天晚上都会放纵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岱椽。 太晚了,一众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阮星辰注意到了角落处熟悉的身影。 她惊讶道:“那不是夏小姐吗?” 季寒舟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个男人正在温纯的面前,和她有说有笑。 他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在酒吧买醉,还找了个男人。 他真是高看温纯了! 原来,她也不过如此。 当初是谁说,这辈子都只会爱自己一人? “南沉,要去问问吗?”阮星辰道。 “不用。” 季寒舟冷漠地回了一句,快步离开这里。 而温纯拒绝了冷池相送,对他说:“我可以自己回去,不麻烦你。” 冷池不放心,见她走出去,不远不近跟在她的身后。 季寒舟独自坐在车上,将衬衣上面两颗扣子解开,依旧烦闷,车开半路的时候,又让司机折返了回去。 正好撞见回去的温纯。 季寒舟让车停下,而后快步下车,朝温纯过去。 “温纯。” 熟悉的嗓音,让温纯的醉意清醒了大半。 她抬头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季寒舟,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南沉......”喊出声后,她立马改口,“陆总。” 季寒舟隔近才发现,今天的温纯,竟然还化了一个淡妆。 两人结婚的后,她从来没有化过。 他忘了,当初自己说过,不喜欢女人化妆。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吗?”季寒舟薄唇轻启。 温纯愣愣地看着他。 就听他说:“化的跟个鬼一样!” “像你这样,哪个男人会喜欢你?” 温纯一瞬间清醒过来。 她的嗓音有些哑:“我知道没人喜欢我。” “我也不奢求别人喜欢......” 季寒舟心里一闷。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回去了。”温纯往前继续走。 季寒舟本想追问,那个男人是谁。 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 反正两人马上要离婚,没必要。 ...... 温纯独自回去,走到半路。
状态:连载 时间:2024-02-28 11:27:14
  • 小说预览
温纯感觉右耳,好像有鲜血在往外流。 她僵在原地没有动。 夏母看着这么懦弱,无能的女儿,替自己可悲。 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文件,递到了温纯的面前。 “好好看看吧。” “妈给你选的后路。” 温纯接过文件,只见上面写着婚前协议四个大字。 打开一看。 “......温纯小姐自愿嫁给李龙先生为妻,不离不弃照顾他终老......” “......李龙先生应当保障温纯小姐的娘家,也就是夏家往后的生活,并且提供三个亿的资金给夏家......” 李龙,桃洲老一辈企业家,现今七十八岁。 温纯脑中一根弦紧绷着。 就听夏母继续说:“李总说了,他不嫌弃你二婚,只要你嫁给他,他会帮夏家东山再起。” 夏母期盼的看着温纯,走上前,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乖女儿,你不会让妈妈和弟弟失望的,对吗?” 温纯的脸色越发苍白。 她攥紧了手里的协议:“我和季寒舟还没完全离婚。” 夏母不以为意。 “李总说了,可以先举办婚礼,后登记。” “反正季寒舟也不爱你,妈妈尊重你的选择,答应你和他离婚。” 知道挽回不了温纯和季寒舟的婚姻。 夏母选择听儿子的,趁着女儿还年轻,将她最后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温纯听着这些,喉咙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 “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她顿了顿,“我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夏母面色一僵。 装出的好脾气荡然无存,指责起温纯: “要不是因为生你,我会身材走样?从世界知名舞蹈家跌落神坛?你真是让我寒心!” 从小到大,温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妈妈会无怨无悔爱自己的孩子。 而自己的妈妈,却不肯施舍给自己哪怕一点爱。 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懂。 不过,她想明白了一件事,不再奢求别人爱自己。 她将协议书放好:“我不能答应您。” 夏母没想到她会直接拒绝,登时怒了。 “你凭什么拒绝?你的命,都是我给的!”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温纯闻言,直视着她:“那我把命还给您,是不是就不欠您了?” 夏母再次愣住。 “你说什么?” 温纯没有血色的唇轻启:“如果我把命还给您,是不是往后您将不再是我的母亲,我也不欠您的生育之恩?” 夏母根本不相信,冷笑:“好。” “只要你把命还给我,我就不逼你!” “不过你敢吗?” 温纯像是下定了决心:“您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夏母感觉她现在像是疯了一样。 把协议推回温纯的面前。 “要是不敢死了,就在上面签字。” 话落,她踩着高跟出去。 儿子夏木就等在门口,也听到了对话。 他问夏母:“妈,她不会真想不开吧?” 夏母一脸冷漠:“她要敢死,我佩服她!反正她从小跟着保姆长大,和我不亲,我就没把她当女儿看。” 他们走的不远。 这话,清楚得落在了温纯的耳中。 她锤了锤发痛的耳朵,有的时候真想做个聋子。 一个人孤独的蜷缩在墙角。 温纯忽然觉得自己这一生好失败,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 ...... 压抑到了极致,想要找一个地方释放出来。 这天晚上,温纯去了酒吧。 她坐在角落处喝着酒,看着载歌载舞欢乐的众人,失神。 一个长着双桃花眼,面貌俊美的男人,注意到孤身一人的她,走上前。 “你是温纯?!” 温纯望着他,没有认出他来,鬼使神差问:“你知道怎么样才能开心吗?” 那人疑惑:“你说什么?” 温纯自顾自的喝酒:“医生说我生了病,要开心起来,可是......我开心不起来......” 听闻此话,冷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不记得自己了? 还有,什么病,要开心起来? “小姑娘,想要开心,不应该来这种地方。” “我送你回去吧。”他温柔道。 温纯含笑看他:“你真是个好人。” 冷池看着她苦涩的笑,心情复杂,不知道最近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好像特别悲伤。 另一边,季寒舟也在这里。 自从上次和温纯办理离婚手续后,他每天晚上都会放纵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岱椽。 太晚了,一众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阮星辰注意到了角落处熟悉的身影。 她惊讶道:“那不是夏小姐吗?” 季寒舟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个男人正在温纯的面前,和她有说有笑。 他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在酒吧买醉,还找了个男人。 他真是高看温纯了! 原来,她也不过如此。 当初是谁说,这辈子都只会爱自己一人? “南沉,要去问问吗?”阮星辰道。 “不用。” 季寒舟冷漠地回了一句,快步离开这里。 而温纯拒绝了冷池相送,对他说:“我可以自己回去,不麻烦你。” 冷池不放心,见她走出去,不远不近跟在她的身后。 季寒舟独自坐在车上,将衬衣上面两颗扣子解开,依旧烦闷,车开半路的时候,又让司机折返了回去。 正好撞见回去的温纯。 季寒舟让车停下,而后快步下车,朝温纯过去。 “温纯。” 熟悉的嗓音,让温纯的醉意清醒了大半。 她抬头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季寒舟,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南沉......”喊出声后,她立马改口,“陆总。” 季寒舟隔近才发现,今天的温纯,竟然还化了一个淡妆。 两人结婚的后,她从来没有化过。 他忘了,当初自己说过,不喜欢女人化妆。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吗?”季寒舟薄唇轻启。 温纯愣愣地看着他。 就听他说:“化的跟个鬼一样!” “像你这样,哪个男人会喜欢你?” 温纯一瞬间清醒过来。 她的嗓音有些哑:“我知道没人喜欢我。” “我也不奢求别人喜欢......” 季寒舟心里一闷。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回去了。”温纯往前继续走。 季寒舟本想追问,那个男人是谁。 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 反正两人马上要离婚,没必要。 ...... 温纯独自回去,走到半路。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